“参加完同学聚会,决定从此不联系”人到中年,贵在活得简单

一个朋友的故事,她说:前几天,高中的班长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,大概有十几年没联系了,于是,我前去赴约。

事件不仅能够改变沧海桑田,还能够改变人的内心,之前朴实无华的人,随时时间的推移,每一个人都变得圆滑而且世故。

在自己领悟做出一番成就的人,在桌子上侃侃而谈,然后周围是一群等着巴结他的推崇者。

而那些高不成低不就的人,面前的人却是寥寥无几,仿佛聚会的房间是一个小小的乾坤阵,划分成了明显的阴阳两隔。

高中的女同学坐在一起不是讨论最近新出的包包,就是自己家里的婆媳关系。

昔日朝气蓬勃的少男少女,如今早已被生活磨平了棱角,成为了芸芸众生的一份子,犹如一潭死水,经不起任何波澜。

望着眼前的局面,我和班长打了个招呼,以家里有事为借口,走出了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。

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,到了中年,有的人似乎没有看开,觉得高中同学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自己,其实,他们也无非不过是残酷现实的投降者,甚至还远不如你。

从房间里走出来,我便决定不再和他们联系,因为他们的言谈举止告诉我,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而我,也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情分去继续同他们鱼龙混杂。

是啊,朋友的经历,让我深深地体会到:人到了中年,就要开始注重简单的生活方式了。

简单的人际关系

有的人虽然会陪伴你许久,到最终会沦为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。

张爱玲和炎樱在大学期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她们之间的感情就像是范玮琪的歌《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》一样,冷漠和热情虽然是一对反义词,但是却很好的互补了对方所没有的情绪。

张爱玲将炎樱平时说的一些有趣的话记录下来,装订成册;而炎樱也为张爱玲的书亲手画封面。

但是后来,时过境迁,张爱玲便再也没有同炎樱讲过一句话。

当面对昔日好友的质问时,张爱玲只回答了一句话——“我不喜欢一个人和我老是聊几十年前的事,好像我是个死人一样。”

真正的朋友是可以与你一同经历沧海桑田,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,而不是彼此的交谈只存在于过去的回忆中。

这样的友谊对于双方来说是没有任何社会价值的,反倒会显得累赘,所以,人到中年的时候,留足三两好友即可。

简单的对待身边的人

三毛在自传中曾经描述过自己的留学生活,一开始,为了塑造良好的氛围,她一心一意的对待周围的人,可谓是勉强热情。

但是她得到的回报却是一次又一次的信任透支——不打招呼就擅自穿走自己的衣服,弄坏的东西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。

三毛以为自己的满腔热情能够得到同样的回忆,但是却没有,终于,在一次被诬陷之后,三毛爆发了,她用尽全身力气去殴打她们,原以为会被学校记大过,但是没有。

相反,之前那些张牙舞爪的人,反倒开始小心翼翼的讨好三毛。

人生就像一汪清水,随着时间的沉淀,会变得越来越通透,有些人终究只是生命中的过客,所以,我们没有必要对身边的人都掏心掏肺的好。

古语云,君子之交淡如水,简单的相处,没有给予太多的希望,也就不会收获太多的绝望。

简单的看待这个世界

《菜根谭》里有一句这样的话——“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”

这个世界很复杂,古往今来,看透世界的大师,或许只有庄周一个人,那种天地与我并存,万物与我为一的思想,是我们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一种境界。

人生在世,恍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,儒家思想一向推崇中庸,天下万物都有自己的一个平衡点,前半生你四处奔波,那么后半生就要学会开始享受。

简单的看待这个世界,并不意味着从此刻开始,你要放弃理想,放弃信念,而是学会在芸芸众生中,找到适合自己的简单的快乐。

木心的《从前慢》中有一句诗—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;车,马,邮件都慢;一生只够爱一个人;从前的锁也好看;钥匙精美有样子;你锁了,人家就懂了。

将这个世界看的简单,是你虽然身处繁华之中,却依旧能够在简单的小事中得到简单的快乐。

少年不知愁滋味,所以,那时候的我们有大把时间和精力去经营那些人际关系,可是到了社会之后,我们的苦恼从学习变成了生计等诸多因素。

在到了中年以后,洗尽铅华,余生则开始享受自己的成果,那些不重要的人,那些不必要的事,会分散我们享受生活的注意力。

所以,人到了中年以后,就该活的像一杯清水,虽然没有甜腻的味道,但是却贵在简单,贵在通透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说爱情感 » “参加完同学聚会,决定从此不联系”人到中年,贵在活得简单

赞 (0) 打赏

相关推荐

    暂无内容!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